当前位置:谷田作文网>记叙文>

牵挂高一记叙文

时间:2019-12-14

  牵挂高一记叙文(一)

  什么是牵挂?那时我很懵懂!古往今来,牵挂是永不淘汰的话题,尤以唐朝为盛。读了诗仙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略懂李白对家乡亲人的牵挂;吟了诗囚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感受了孟郊对母亲的牵挂,此中又何尝不流露了母亲对儿子的牵肠挂念呢?;品了诗佛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体悟了诗人王维对亲人的牵挂。在我看来,牵挂是一尊美酒滋润了你的干喉,牵挂是下雨时妈妈为你撑开的花伞,牵挂是酷暑里送来的一缕清风;牵挂是寒冷时爸爸端来的一杯热茶温暖了你的心头……

  可以说,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感受才会体会得那么真,那么深。自出生以来我从没出过远门,去年,刚刚毕业的我为了工作,独自一人漂泊在外,几乎是从我国的最北端直接飞到最南端,呵!当时我还没有感到什么,一心想着终于逃脱了妈妈责怪的眼神,终于飞出了妈妈天天唠叨的牢笼,仿佛自己像丑小鸭突然变成了白天鹅。像孔乙己苦熬半世纪突然某一天得知中了科举状元一样!没有了约束……自在多了,也轻松多了!哪知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日复一日,转眼到了中秋时节,那晚,即使也有家远的同事相伴,有各式各样豆馅的月饼,有平时我最爱喝的饮料,却对我没有丝毫的诱惑!我耐不住心中的空旷,不经意间独自踱步到了月台前,了望着五彩斑斓的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心想:究竟哪家灯火将为我而明呢?都说,没有目标的人生叫流浪,有目标的人生是航程不怕大家笑话,那时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流浪者的滋味!习惯性地仰望着星空,星星不如北方,由于工业化污染严重,它是看不见的。唯有那盘在我心间始终带有神话色彩的月亮,显得比每年的都要大,都要圆。那一刻,觉得晶莹的液体情不自禁从我脸颊划过,烫烫的,月亮也渐渐模糊了,我开始懵懂了,这种精灵叫牵挂!当时,回家的欲望十分强烈!于是,我便波动着电话上优美的键声……

  朋友!此时此刻,无论你身在何方?无论你的处境如何?无论你是悲伤的还是快乐的?请记住:别忘了牵挂你的亲人,多给他们一声问候,因为牵挂是爱,牵挂是永恒的!

  牵挂高一记叙文(二)

  牵挂,是一颗心对另一个心的深深惦记,它可以联结亲情,联结友情,联结爱情。牵挂是一份亲情,一缕相思,一种幸福。

  晚上寒风凛冽,母亲因为工作不得不出去。

  母亲出去之前将粥热了热,她对我说:出去前要先吃热的东西暖暖身子,这样就不会冷了。她飞快地吃完热粥,带上旧旧的帽子,手套,推出她的老搭档。老搭档这辆破旧的三轮车,锈迹斑斓,行驶起来,颤颤巍巍,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可是它不知陪了母亲多少个日日夜夜。

  母亲今年43岁,她身体瘦弱,皱纹爬满她的额头,满头银丝。

  每每站在繁华的扬州,无数人笑着从我面前走过,那些城市的妇人,总是深深的刺痛我的双眼,母亲,她只有43岁,可是比同龄的城市妇人苍老了10岁。是什么使她如此沧桑?是什么让她舍不得花钱买化妆品打扮自己,舍不得为自己买一件像样的衣服,甚至舍不得花钱治病。只为供我和弟弟读书,只为在我和弟弟向她要钱时,可以立刻用她那布满老茧的手,从破旧的口袋掏出崭新的钞票。

  她吃力地将三轮车推出门外后,熟练地骑上三轮车,使三轮车慢慢的向前行驶。我站在门前,呆呆地望着母亲远去的背影,脑子里回想起母亲的那句话:出去前要先吃热的东西暖暖身子,这样就不会冷了。真的不冷吗?我轻快的将我的那辆漂亮小巧的电动车推了出去,电源一开,速度两个字在这一刻体验,骑出不远后,就看见母亲用劲地踏着脚踏板,我没有喊她,停掉电源,慢慢地骑着车跟在母亲后面。我裹得如此严实,可是寒冷还是从无数个细缝钻进身体,冰冷冷。手套里面的手一点点僵硬。这种冷是在我意料范围以外。母亲她怎么样,喝了热粥,便真的不冷了吗?

  母亲就在我前面不远处,我的心牵挂着她。

  母亲就在我前面不远处,但我没有勇气上前去喊她。

  时间在一点点流失,就这样,我慢慢的跟着母亲。

  走了不远,有一段路正在施工,母亲不得不下来推着车子行走,走了几步,母亲遇到一个台阶,她用尽力气把三轮车的车头抬起,车头弄好后,她笨拙而又吃力的将后轮抬起,她的脸被涨的通红,脸上有了一丝苦意,这应该是因为她那干燥而又有着许多裂痕手因用力太大裂口张开的很大,一定很疼吧!她还不停的喘着气,连续弄了两三下都没有成功,正当我准备上前帮忙的时候,她成功了。这时我看见她欣慰的笑了。

  我没有再跟着母亲,骑着车回家了,我怕母亲的手因为干燥伤口越来越大,越来越疼;怕母亲的膝盖被寒风吹的更冷更疼;怕母亲的头发被寒风吹的变得更白;我怕……我怕,泪水懦弱的掉下,被您发现。

  我的心随母亲而跳动,看到母亲疼痛,我的心也痛着。心痛是因为爱,因为我牵挂着母亲。

  母亲,你可知,女儿深深的牵挂您?

  牵挂高一记叙文(三)

  牵挂,是一封无形的信,写满了无数相思的字句。牵挂,是一件充满爱的寄物,充满了无数思念的温暖。牵挂,是一张残旧的遗信,残留的爱情,却成了永久的牵挂。

  昏暗的灯光,褪色的老花镜,脸上已失去当年白里透红,你望着当年结婚唯一的嫁妆,那张新床已经没有当年那么温暖了。无数个夜晚,你都望着床上空余的床位,总想着有一天他会从棺材里扎醒,回到家与你共睡,无数个夜晚你都让我读他临死之前写给你的信,总想着有一天他会回到家撕烂那封遗信,告诉你,亲爱的,我是骗你的,我并没有死去。无数个夜晚,你都让我轻轻擦去你脸上残留的眼泪,总想着有一天他也会像我那样用大手轻轻擦去你的眼泪,紧紧的拥抱着你,轻吻你的额头,告诉你,亲爱的,我一直在你身边,别哭。

  月色降落,零碎的月光被缠绕在一起的树枝又一次撕成了碎片,打落在你的身上,手里依旧拿着那封读烂了的遗信,你坐在门口的那块凉石上,你说当年你和他一起坐在这里,一起聊天。没有说完你又开始哭泣了。我不能做些什么,只能静静地坐在那里,陪着你,听完你和他的爱情故事后,又听我读那封读得滚瓜烂熟的遗信。听完后你从裤袋里拿出小手绢,我问你,这是什么?你一边轻抚着小手绢上的图案,荷花含苞待放,清清的小溪里藏着几条小鱼,小鱼则望着天空上南飞的大雁。想不到古有鱼雁传情,当时所谓情书也是一样。

  回到昏暗的厨房,你说煮我最爱吃的菜,欢迎我的到来。一眨眼功夫,厨房里传来阵阵的香味,而那股香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端着煮好的菜蹒跚的走出来,面上还带着难得又勉强的笑容。看着一桌子的菜,才发现那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原来是当年他最爱吃的菜。我并没有揭穿事实的真相,因为我看见你吃得既开心又伤心。习惯了煮了十多年的饭菜,桌子上多放了一双筷子一碗米饭。

  吃完饭后,你说累了,我就搀扶着你进那间,问着熟悉的烟草味,听到那新床发出的呻吟声,为你盖上还有他的体味的被子。睡前你说那封记得还放在那个位置,门别锁上,他会回来的。我轻轻点点头,你便闭上双眼睡着了。

  而我坐到那块凉石,脑里回想你和他的爱情故事,那封倒背如流的遗信,那条发黄的小手绢。那残留的爱情,却成了永久的牵挂。